合肥添芝美商贸有限公司
首页 | 联系方式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手机站

产品目录

联系方式

联系人:业务部
电话:0551-2337346
邮箱:service@bj-rxt.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休闲装产业调查:“异乡人”为何破产

编辑:合肥添芝美商贸有限公司  字号:
摘要:休闲装产业调查:“异乡人”为何破产
过去的一年,很多企业走到了发展的十字路口

2011年12月31日,元旦佳节前一天,东莞原野服装有限公司通知所有员工元旦开始集体放假,这时的公司似乎还一切如常。

然而,在刚刚跨入新年的1月2日,公司员工却突然发现公司大门上出现了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的封条,并有公司的“破产通知”和一份“告全体员工书”。而公司高管则集体失踪,无法联系。

张贴出来的这份“告全体员工书”,简略回顾了公司破产原因及老板挽救公司的艰难历程,并交代了近期工资如何发放,希望得到员工理解。

措手不及的数十名材料供应商、加工商瞬间齐聚虎门镇政府,请求政府出面解决问题,警方出动大量人员到场维持秩序。据不完全统计,原野公司老板陈楚荣拖欠原材料款及加工款合计2000多万元。

有“预谋”的破产

1月2日,早上7点就发工资这种反常的现象,拉开了原野公司破产的序幕。

“当天上午,公司把所有人的工资都结清后,没过多久法院就来贴封条了。”周孝功是原野公司的外发部经理,但与其他中层和基层同事一样,事先并未接到任何通知。

“破产消息来得太突然。”周孝功说,就在40天前,公司还参加了在虎门举办的一场业内知名的服装交易会。而2011年12月30日和31日两天,公司还在照常上班,并要求所有供货商和加工企业拼命赶货出货,那两天公司的出入货订单总额高达数千万元。

据员工宋小姐介绍,元旦假期前夕,公司还在照常运作。但当她出差回来,发现公司已人去楼空了。

“我26号才签的订单,隔了几天就倒闭了,太离谱了。”做面料的沈先生是第一次和该公司合作,没想到竟遇上这样的结果。

和沈先生一样,数十名加盟商及供货商都有着相同的遭遇,有的加工商被拖欠的加工费用高达200万元。

破产后,统计显示,与王传宝一样被拖欠货款的供应商多达数百人,“代工企业100多家,原材料供应商几十家,分别被拖欠700万元和1300万左右,若加上加盟商的押金和货款,公司欠款远超2000万元。”

事实上,2011年,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虎门法庭就已经受理了8宗状告原野公司的案件,总标的达266多万元。

被移动的封条

在清理原野公司固定资产的过程中,有供应商和公司员工发现,公司大门上法院封条的落款时间为2011年12月30日,但该封条却在2012年1月2日早上五六点才贴出,这其中颇为蹊跷。

在原野公司已经被查封的门口,被拖欠了近百万货款的代工企业负责人王传宝表示,“估计查封当日,所有值钱的固定资产和存货都被转移走了。”

对此,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虎门法庭调查发现,原野公司董事长陈楚荣因公司欠债累累,决定关闭公司。但他担心供应商哄抢货物,曾经与其代理律师商量是否可以将法院之前的封条“移位”,封住公司入口。虽然律师告诫其此行为违法,但仍然劝阻无效。1月2日早上,陈楚荣自行将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于12月30日张贴的6张封条张贴于公司各个入口,希望可避免哄抢事件的发生。

公司发出的“情况说明”也称,因经营不善,官司缠身,该公司于2011年11月份已实际处于半停止经营状态,公司存在的唯一理由在于筹集资金支付员工工资。

对于法院封条转移事件,说明称,由于截至2011年12月30日公司尚拖欠员工近2个月的工资,“公司管理层怕员工看到法院封条后产生波动造成不必要的事件发生,公司从‘维稳’角度考虑,决定在法官离开后将封条移走,并同时关闭了三楼成品车间”,以保护公司财产完整地移交法院进行处理。

至于1月2日当天,原野公司高层集体消失的缘由,“情况说明”也作出了解释。原野公司表示,1月2日,公司委托某媒体刊登了解散公告,“公司股东以及管理层可以想象到公司债权人看到该公告后可能产生的剧烈反应”,于是决定“暂时回避”,以避免“不必要的事件发生”。

对于部分债权人怀疑公司转移了被法院查封的财产,原野公司在“情况说明”中向全体债权人承诺:“如公司任何人,包括近200名员工有转移被法院查封或未被法院查封的公司资产行为,公司法定代表人及直接责任人愿承担一切法律责任,同时希望人民法院对照2011年12月30日查封财产清单逐一进行核实,确认公司是否有转移被查封的财产。”

“情况说明”最后称,公司承认自己“转移法院封条”和“暂时回避”的做法“极为不妥”,甚至可能涉嫌违反法律规定,但在如此特殊情况下,公司的行为也是“为了维护全体债权人的利益而做出的无奈之举”。

“压死人”的库存

资料显示,东莞市原野服装有限公司1999年6月创办于虎门镇,是一家集专业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大型知名服饰企业。公司拥有20000多平方米的设计、研发、生产基地,8000多平方米的高级写字楼,员工1000多人。公司旗下有“异乡人”、“易拓”、“傲途”三大知名服装品牌。“异乡人”先后获得“中国免检产品”、“广东省著名商标”等称号,在全国有总代理20多家,专卖店400多家。

据周孝功介绍,近几年,公司的规模正在逐步缩小。旗下的品牌从3个逐步萎缩到只有“异乡人”一个品牌。2011年7月,公司开始尝试公司化运作撤掉了工厂,目前只有职员200多人。在国内休闲服饰市场中,原野公司的占有率不算低,特别在北方市场很受欢迎,而公司通过直营和特许加盟等渠道,目前在国内已有400多家专卖店。

原野公司会计冼小姐于2003年进入原野公司。她告诉记者:“一直以来公司的发展都红红火火。”冼小姐说,但2010年该公司许多服装销售不出去,造成大量库存,资金流开始出现断裂。

周孝功也坦言,从2009年开始,就可以感觉到公司的资金链开始紧张,当时公司的拿货速度明显变慢,比如一些需要靠现金结算的代工货品,公司要拖很久后才去拿货,但公司的订单量却比较稳定。在破产前,即便在没有备货的情况下,公司2012年的夏季订单也高达30多万件,与2011年同期相比,这一数据还略有上升。

与此同时,由于休闲装产业竞争激烈,在零售终端,“异乡人”的品牌认可度逐年下滑。原野公司在福建的一位加盟商告诉记者,“‘异乡人’的产品款式没有太多创新,与其他休闲装品牌相比显得非常土,脱离时代发展需求。因此,店内月均销售额从20万元左右降为八九万元,不少加盟商还退出该品牌的加盟。”

订单和市场无法对冲的后果是,公司的库存量大幅增加。周孝功透露,在2011年12月之前,公司4千多平方米的仓库全部被装满,估计库存量约有几十万件。若是产品积压在仓库,就无法转化为实际的销售额,而只要在仓库积压了一件衣服,就会消耗掉企业卖出2-3件衣服所获得的利润。

到了2011年,公司经营持续恶化,以至于供应商都已经不愿意对原野采取“货到后结算”的方式,而要求“现款结算”,公司的资金链瞬间断裂。

虽然老板陈楚荣曾将全部私产抵押,两次从银行融资850万元。但公司仍然资金紧张,未能按时支付加工费和货款,导致数十家加工厂和供应商起诉,公司决定破产。

这,只是开始

“去年原材料、人工成本上涨,导致企业支出增加30%左右,这对企业压力太大了。”广州卡佛连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李声治谈起这波倒闭潮时如此说。

目前,人民币升值、成本上涨、人口红利的减少,这些制造业遭遇的瓶颈也在影响着服装企业。以原野公司为例,人工成本成倍上涨。以前一个车工每月工资1000多元,但如今3000元的月薪还根本招不到人。在2007年、2008年时,公司采购的棉、纱、化纤等原材料每公斤约40-50元,但到了2010年上涨到60-80元。该公司采购部刘经理透露,加上房租、水电等各项成本,一件羽绒、风衣类产品成本至少上涨15-20元。

而“银行收紧银根,则对服装企业发展带来了致命的影响。”有学者说。

显然,对很多企业来说,银行贷款突然收紧,成为压倒很多企业的最后一根稻草。

的确,过去的一年,很多企业走到了发展的十字路口。

目前,在珠三角的服装企业倒闭潮还暂未出现,但资金链很紧张,很多企业都已经出现了拖欠货款的情况。

王传宝也透露,自己接触的客户中,也有其他企业已正式通知其将关门了。还有服装企业正在大幅缩减生产规模。一服装企业负责人坦言,自己曾有3个加工厂,目前已关闭了2个,同行中缩减规模近五成的企业不在少数。

同样,以休闲服装为名片的中山市沙溪镇,在这个小镇上聚集着上千家大大小小的服装企业。然而2011年以来,该镇数以千计的服装企业受原材料价格上涨、劳动力成本上升、国际订单减少等影响,遭遇前所未有的困境。据中山市相关部门调研统计,越来越多的中小服装企业因无法承受生产成本压力,可能面临停产或倒闭。

一项调查也显示,中小服装企业融资成本困难,优惠扶持政策的宣传渠道较窄,税收、人力成本、电荒、普惠政策落实不力等仍是企业普遍面临的问题。

可以肯定,如果中小企业的综合生存环境得不到明显改善,届时破产的绝对不仅仅是“异乡人”一家。

上一条:“到中国去”成90%国际奢侈大牌首选方案 下一条:全球与中国棉花市场的回顾与展望